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酸了,他之前没做过动画,却一出手就入围奥斯卡……

时间:03-14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75

酸了,他之前没做过动画,却一出手就入围奥斯卡……

作者 / Jamie Lang翻译 / Pel一年一度奥斯卡落幕,号称宫崎骏“人生电影/告别之作”的《你想活出怎样的人生》,击败《蜘蛛侠:纵横宇宙》《疯狂元素城》《怪物少女尼莫娜》等大作。而在索尼、迪士尼、网飞这些大制片厂之外,今年的候选名单中,还有一部颇具独立气质的欧洲动画电影,那就是由巴勃罗·贝格尔导演的西班牙-法国动画长片:《机器人之梦》(Robot Dreams)。本片改编自同名漫画,讲述一只生活在80年代纽约的独居狗狗因寂寞而订购了一台机器人,并与其共同生活的故事。《机器人之梦》线条简练,色彩平面,却一点都不幼稚,相反,它讲述了一个关于人与人(狗狗与机器人)之间如何处理和维系亲密关系的动人故事,配以细腻传神、恰到好处的镜头和音乐,本片在昂西、安妮、欧洲电影奖等节展上斩获颇丰,豆瓣评分高达9.1。▼《机器人之梦》预告片(Madman Films)▼更令人惊喜的是,导演此前从没拍过动画,却一出手就入围奥斯卡!那么,《机器人之梦》的创作发端从何而来?制作方式有何独特之处?业内业外又能从中学到什么?我们特此翻译了一篇海外动画媒体Cartoon Brew对于《机器人之梦》导演的幕后采访,相信你能从中找到答案——原标题:Pablo Berger Created A Pop-Up Studio In Downtown Madrid To Make His Animated Debut ‘Robot Dreams’*下文不包含剧透西班牙动画电影《机器人之梦》在戛纳电影节首映后获得了压倒性的好评,此后立马被美国独立发行公司Neon买下,计划2024年在美国院线上映。《机器人之梦》由西班牙知名导演巴勃罗·贝格尔(Pablo Berger)执导,由阿卡迪亚电影公司(Arcadia Motion Pictures) 出品。阿卡迪亚此前唯一出品动画电影是2016年的《狗狗的疯狂假期》(Ozzy – Bad Dogs),而贝格尔也从未执导过动画电影。这样的组合却联手打造了今年最感人的动画电影之一,着实惊喜。更令人赞叹的是,这部电影的制作预算仅为550万欧元(约合600万美元),实属“小成本大制作”。我们(Cartoon Brew)近期与贝格尔进行了交谈,讨论了他初次执导动画电影的感受,在马德里市中心建立动画工作室的经历,以及他认为所有导演都拥有的“超能力”。Cartoon Brew:您在实拍电影领域取得了杰出成就,《白雪公主斗牛记》堪称西班牙现代经典,获得过10项西班牙电影学院戈雅奖,《幸福的黄色电影》也广受好评。但这次您却首次涉足动画领域,是什么促使您做出这样的尝试?巴勃罗·贝格尔: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我手上,是莎拉·瓦伦(Sara Varon)的图像小说*。我收藏了很多无字漫画和插画书,大概在2010年左右,我第一次读到《机器人之梦》就被它深深吸引了。它的画面很美丽,故事有趣、超现实又饱含情感。在完成电影《白雪公主斗牛记》和《魔咒》后,我有次正在思考下一步的创作方向,无意间从书架上取下《机器人之梦》,再次翻阅起来。我感受到了和初次阅读时相同的感觉,但感受更加强烈。*译者注:图像小说是漫画在欧美图书市场的一种细分品类您当时就决定将它改编成动画电影了吗?我不想剧透,但当读到书的结尾(漫画比电影短得多)时,我流下了眼泪,因为我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这部电影的样子。我觉得要说导演有什么超能力,那就是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一部完整的电影。所以当脑海中浮现出画面时,我意识到自己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创作。我此前从没想过自己会拍动画电影,尽管我热爱动画,也是位资深的影迷,但我从未从事过动画相关工作。然而《机器人之梦》的故事是如此感人,它讲述了友谊的主题,讲述了亲密关系的脆弱性,以及我们如何在回忆中克服那些人生的失去,我坚信自己必须要拍这部电影。那么您最初是怎样开启项目的?您在动画行业有自己的人脉吗?在我所有的电影项目中,我都会与团队亲密合作。我总是会招募最优秀的制片主管、执行制片人、剪辑师和音乐家。当我开始构思《机器人之梦》时,我联系了我认识最优秀的动画制片人,来自Uniko的伊万·米南布雷斯(Ivan Miñambres)。他和我一样来自毕尔巴鄂。他曾参与过《独角兽战争》《鸟男孩》等许多获奖影片的制作。2018年,我在马德里动画日活动上把他叫到一边,告诉他我正在考虑制作一部动画电影,那时我甚至都还没跟自己的制片人讲。我吐露了自己的想法,然后他说:“听着,在你开始启动之前,你必须竭尽所能先找到最优秀的动画导演,他们会成为你制作过程中最得力的左右手。”于是我找到了才华横溢的艺术总监何塞·路易斯·阿格雷达(Jose Luis Ágreda),他曾参与《布努埃尔在神龟迷宫中》(Buñuel in the Labyrinth of the Turtles),从一开始就和我一起开发项目。后来我又聘请了曾参与《疯狂约会美丽都》(The Triplets of Belleville)和《凯尔经的秘密》的动画导演伯努瓦·费鲁蒙(Benoît Feroumont)。他们都成为了这支动画“梦之队”的领袖。当您最终告诉制片人您的计划时,他们是否感到惊讶?我已经跟阿卡迪亚合作多年了,他们很了解我,所以当我告诉他们想法时,他们并不惊讶。他们唯一确定的就是永远不知道我下一步会做什么,因此总是准备好迎接意想不到的前景。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创作这部电影的剧本?创作流程与您以往的真人电影有什么不同吗?在我创作真人电影时,我都会为整部电影制作极其详细的故事板,而不只仅仅设置简单的动作或场景。对我来说,最终的剧本稿就是故事板。在拍《白雪公主斗牛记》和《魔咒》时,我花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创作故事板。因此虽然我过去没意识到,但自己的创作方式已然非常接近动画业界。这让我为制作《机器人之梦》这样的影片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转变非常自然。当然一开始我也感到害怕,但无论是真人电影还是动画,因为新项目感到挑战和压力本就是件正常的事。因为我拍摄过《白雪公主斗牛记》,所以我知道如何制作一部没有对话的电影。最重要的点在于电影必须充满细节的演出,需要成千上万个镜头。你真的需要非常依赖于动作-反应(action-reaction)的衔接。我认为《机器人之梦》的镜头数量可能是今年其他动画电影的两到三倍。您一人创作了《机器人之梦》的所有故事板?不,是团队的成果。2018年的时候我本来确定了一位故事板艺术家的合作人选,但最后一刻他临时安排有变,无法加入项目。因此我做了个非同寻常的决定,邀请艺术总监和我一起绘制故事板。他此前从未做过故事板,但我坚持认为他是最合适的人选。后来我们还聘请了玛卡·吉尔(Maca Gil)加入,她是个优秀的故事板艺术家,曾为卡通沙龙工作。我们三人围坐在办公室里,艺术总监和我负责绘制草图,然后玛卡以此为参考使用Storyboard Pro绘制故事板。同时我们也让音乐剪辑师、也是我所有电影的亲密合作伙伴——Yuko Harami加入了进来。整个电影(前期)开发过程中我们每天待在一块工作。是我人生中最满足、最有创造力的体验之一。晚些时候,我的剪辑师费尔南多·弗朗哥(Fernando Franco)也参与了进来,对故事板进行审阅并提出改进建议。能否谈谈这部电影的制作过程?《机器人之梦》(中期)是由谁绘制的?我们很快为这部电影融到了资,然后立即开始寻找制作公司。当时我的艺术总监与卡通沙龙的工作人员努里亚·布兰科(Nuria González Blanco)取得联系,她询问了我们的项目,了解之后,她建议我们前往基尔肯尼与卡通沙龙团队洽谈。于是我们来到爱尔兰,卡通沙龙非常喜欢这个故事,并表示愿意合作制作。当时他们几乎确定要承接这部电影。然而接着新冠病毒突然爆发,他们不得不退出该项目。我们一时间手上有钱却找不到动画人,必须做出重大决定。我提议:“我们在这里建立一家工作室。”于是我们就这样做了,在马德里的格兰维亚大道附近设立一间临时工作室,又在潘普洛纳开设了另一间较小的工作室。然后我们从欧洲各地招募动画师加入电影制作。尽管当时正处于疫情期间,但我们非常重视(建设一个)所有人能实际聚在一起工作的工作室环境。虽然环境不算理想——我们都戴了一整年的口罩,但结果是值得的。太不可思议了!能再多介绍一下您临时建立的这家动画工作室吗?我们不得不从头采购所有设备。我们使用了Harmony和Storyboard Pro(软件),还必须自己建立动画制作管线。这对我来说是全新的,因为直到开始制作这部电影之前,我完全不了解动画流程。突然间面前出现各种动画工作流和需要核对的项目,我只能逐一去学习和搞懂它们。从这方面来说,卡通沙龙退出项目可能反倒是件好事,因为如果他们负责制作,我将不得不适应他们的管线。而由于我们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制作流程更多其实是动画团队和我之间协商沟通的产物。这很花费时间,大概用了两三个月来回确定,但一旦理清制作流程,之后就非常顺利了。当然,我依然乐于与卡通沙龙合作,但最终我们还是以自己的方式完成了这部电影。影片的整体视觉风格显然来源于漫画原著,但您能聊聊视觉开发的过程吗?您是如何决定角色和场景的外观的?动画的细节显然比漫画更丰富。在项目的准备阶段,我注意到,在许多动画电影里,场景中的角色往往并不复杂,大多静止不动,像是景观。我过去惯于制作真人电影,作为实拍导演,主角、配角和背景人物对我来说都同样重要。因此(在《机器人之梦》中),所有群众角色,所有纽约客都有自己现身的理由。他们也有自己的故事和目标,也有独特的设计。如果你反复观看这部电影,每次你都会在背景中发现新奇之处。在视觉方面,动画与漫画最大的区别之一,在于我们让纽约这座城市也成为了主角。因此,艺术总监及其团队最大的挑战就是创造一个逼真还原的80年代纽约景象。机器人和狗狗的角色设计基本上化用自漫画,最大的改编还是来自配角——纽约客的设计。纽约客纽约客许多人误以为《机器人之梦》是一部儿童电影。虽然这部电影适合儿童观看,但其中关于失去和回忆的主题,应该更能引起经历过此类关系的成年人共鸣吧。在制作这部电影时,您心中想着哪类观众?对我们来说,这从来就不是一部儿童电影。莎拉的书也不是为孩子写的。当然它的设计和用色很适合儿童,我也相信相信孩子们会喜欢这部电影,但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为了迎合儿童而添加或删减任何内容。对我来说,任何电影最重要的观众都是我自己。这听起来可能有点自私自大,但我所有电影都是以自己为主要目标来制作的,在我之后的优先级则是和我一起工作的团队。我的经验告诉我,这样拍电影才能出头。我在80年代创作了处女作短片《妈妈》,非常朋克的片子。当时我完全不懂怎么拍电影,只是做了一些知道自己会喜欢的事。这部短片最终赢得了许多奖项,并在克莱蒙费朗短片电影节(Clermont Ferrand)在内的各大电影节放映。从那之后我意识到,我必须创作非常个人的影片,观众此后自然会出现。— 点击图片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